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你们要狠狠地收拾他,让所有人去做,每个人都必须上手,谁也不要想袖手旁观。”白梅恶毒的想出一个法子,这算是投名状吧。

    她要把所有人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个不知道是缅国警察,还是华国警察的吴刚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杀死警察,应该是所有人都别想洗白。

    这个吴刚最很硬,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死在面前,都没有吐一个字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对于警察有很大的恨意吧?该怎么做你们应该很清楚。”小刀很了解这些毒/贩对于警察的怨恨,要知道抓到贩/毒那是要枪毙的,他们彼此之间就像是老鼠和猫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残忍和恶毒,是正常人根本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光是她打开桑吉的武器库的时候都震惊了,如果不是桑吉被缅国军方出卖了,那么昂贵的进口武器黑市弹药,足可以装备一个团的火力,这些都代表着巨额的钱款。

    小刀当然清楚,这些警察一旦被揪出来,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毒/贩子的仇恨,还有吸/毒者洗/黑钱的人等等,整个产业链条上所有人的仇恨,断了人家的财路是要和你拼命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对待被抓出来的卧底和警察,手段残忍到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“好,我通知他们。”

    黑色的窗帘还是静谧无声。

    小刀狞笑着抱起白梅进了屋里,关上了卧室的大门。

    黑暗的遮蔽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安志远冷冷的注视着那一扇关闭的大门,有一瞬间他是想要直接杀了白梅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强大的冷静和理智告诉他,这里有他的战友,他们要做的不是为了逞一时之勇,把所有人带进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尤其他刚才已经听懂有他们的一个卧底就在人家手里。

    无论这个人是哪一方的,他们都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个人救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见过的血腥残忍很多,每一个警察都值得尊敬,尤其是缉/毒警察,据说有一个数据表明,几乎每一天都有一名警察倒在了他们工作的岗位上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凶残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战争,可是比起残酷,这里要比战争更加残酷。

    安志远观察了半分钟之后,他已经安静而迅速的滑出窗帘,走到桌子跟前。

    他集中精力保持安静,仔细倾听周围的动静,好不被闯进来的人发现,外面不时传来一些骚动,应该是那些人正在去往囚禁卧底的监牢,还有人哈哈大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里摆满了白梅和小刀两个人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已经被破坏的敞开的保险柜的大门,显示空空如也里面,那么他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张桌子之上。

    安志远略过那些金银珠宝和钞票,目光迅速的在桌子上搜索。

    终于目光扫到了那两个黑皮的本子,抓起来塞进自己的背包里,他扫一眼正发出暧昧声音的大门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要想办法把卧底营救出去,如果他们不知道这件事,就可以当做不知道,可是现在知道一个人正在这里遭受酷刑,他们不会放任不管,任务已经完成,接下来就是他们的清扫行动,这些垃圾不值得他们手下留情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